呼,呼,呼。

    龙城靠在座椅后背,喘着粗气,汗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毛孔中涌出,宛如溪流肆意流淌而下。他全身肌肉在微微颤抖,耳朵嗡嗡作响,茉莉兴奋地叽叽喳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老师!您没事吧?哇哇哇,老师你激活了四块能量增幅板!四块哎!太厉害了!老师你什么突破的?茉莉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足足十个呼吸,龙城才从恍惚的状态回过神来,身体重新有了掌控感。

    同时激活四块能量增幅板产生的负荷让他险些失控。

    茉莉有些自责道:“老师,都怪我们计算出错,我们没有想到弹药库里面还有那么多弹药,低估了爆炸威力……”

    茉莉现在越想越是后怕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龙城摇头:“不怪你们。”

    茉莉多了一分哭音:“老师不要安慰茉莉。这么严重的错误,茉莉应该接受惩罚。要、要不然,老师惩罚茉莉补课,三节,要不五节?他们三个茉莉让他们去做卷子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茉莉忍不住呜呜呜哭起来。

    不会到为什么,一说到补课她就想哭!

    在后台的三小噤若寒蝉,他们吓坏了。

    颂钟怒斥:“都怪你!老二!什么狗屁战术大师!连这都算错!”

    锁明委屈道:“数据不足能怪我吗?”

    恐布绝望道:“完、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龙城稍稍坐直身体,一边小幅度活动身体,一边道:“这个不怪你们。”

    肌肉残留明显酸痛感,他在评估激活四块能量增幅板对身体产生的负荷。

    茉莉呜咽如小狗,弱弱道:“老师真的不怪茉莉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怪。”

    龙城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两样,仿佛刚才的惊险没有发生一般,他有条不紊地检查【黑色极光】各部分的损伤情况。

    战斗怎么可能完全计算?龙城经历的战斗很多,但从来不迷信战前计划。

    战斗中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,很多时候需要依赖经验。丰富的战斗经验可以帮助你拟定一个出色的战前计划,更重要的,却是帮助你应对战斗中那些超出预测的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刚才的情况很凶险,激活四块能量增幅板是一种冒险。对龙城来说,类似的冒险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在训练营里的每一场战斗,其实都包含大量冒险的成分。

    茉莉会心有余悸和后怕,龙城早已经习以为常,他没有沉浸在刚刚经历的心神冲击,而是迅速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过去的已经过去,需要应对的是现在,需要准备的是未来。

    听到龙城的语气,茉莉知道老师确实没有生气,心中莫名松一口气。不过她当然不会承认对自己在为逃过补课惩罚的庆幸,轻咳一声,老气横秋道:“哼,让这三个小家伙逃过一劫!”

    后台三小开始疯狂庆祝。

    “不用做卷子!”

    “我爱老师!”

    “撒花!”

    【黑色极光】出现了15%的损伤,激活四块能量增幅板不仅对龙城的身体造成非常大的负荷,对光甲也造成相当大的负荷。75%能量效应提升,超出【黑色极光】一些零部件的性能极限,导致不同程度损伤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出现疲劳和损伤的部位不是关键部分,暂时还能应付得过去。

    龙城问:“【天威】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茉莉道:“不知道。爆炸把附近区域的监控和传感器全都破坏了,我们现在不知道那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费米出学院了吗?”

    “出了,正在朝我们飞船进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撤退。”龙城接着道:“撤退路线能标记出来吗?”

    茉莉精神一振:“没问题!老师!”

    感觉自己又能发挥作用的茉莉,效率飞快。

    十秒后,标记好的撤退路线传输到龙城的光甲上。龙城视野里,地面上浮现一个清晰的绿色箭头,指引他撤退的方向。

    【黑色极光】引擎发动,沿着撤退路线无声前进。

    龙城心中暗赞一声,这在他以前根本不可想象。在训练营,他时刻都处在孤立无援的处境,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三维地图?没有!监控?没有!撤退路线?没有!

    在不熟悉的复杂环境,寻找撤退路线,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情。面前闸门后,有没有敌人?是否坍塌?通往何处?全都是未知数,全都要探索才能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龙城注意到茉莉标记的撤退路线上,有几块*区域。

    龙城问:“这些*区域是?”

    茉莉解释道:“是未知区域,可能存在危险。这些区域附近的监控和传感器都被破坏,无法确定里面的情况。但又是必经之路,没办法绕过去。老师要小心啊!”

    龙城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沿途几乎看不到活人,坍塌的合金墙壁下,到处都是血泊和尸体。熊熊燃烧的光甲残骸,和天花板扯断垂落的线路迸溅的火星,照亮漆黑的通道。地面的积水上飘浮一层黑色机油,混杂着浓郁的血腥味,非常呛鼻。

    龙城遇到一位还没有咽气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幸存者半边身子都压在扭曲变形的光甲残骸下,鲜血染红全身,哀嚎不绝。

    【黑色极光】从他身边掠过,剑光一闪,哀嚎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茉莉目睹这一幕,安静下来,过了一会说:“不能救他,帮他解脱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龙城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习以为常,顺手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次死了好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茉莉不喜欢战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茉莉再次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几乎化作废墟的装备中心,姚北寺的眼睛刷地红了,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: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在远处就看到滚滚黑烟,姚北寺心中就升起不祥的预感,但是真的看到眼前的惨状,他依然无法遏制心中的悲痛和愤怒。

    在学院这么久,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家没了。

    【九皋】肩上的残破光甲内,徐柏岩低声咳嗽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用手掌抹掉嘴角的血迹,徐柏岩沉声道:“坚强点,孩子,战争还没有结束。”

    姚北寺死死咬住嘴唇,嘴唇咬破沁出的鲜血混着脸颊无声流淌而下的泪水,带着咸味。

    徐柏岩冷静道:“去1号实验室。”

    姚北寺身躯一振,回过神来:“是!”

    1号实验室是学院内保密级别最高的地方,姚北寺都未曾被允许进去过,他一直对1号实验室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姚北寺心中升起一丝希冀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姚北寺终于抵达1号实验室的门前。沿途的通道遭到严重的破坏,若不是姚北寺对装备中心非常熟悉,需要花费的时间更长。

    实验室大门无声开启,一个胖乎乎的身影映入姚北寺的视野,赫然是林南。

    姚北寺惊喜道:“主任!”

    林南道:“北寺,辛苦了!”

    徐柏岩此时开口:“北寺,把我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姚北寺连忙把肩膀上的残破光甲小心放下。

    徐柏岩接着命令:“北寺,把驾驶舱门切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【九皋】手中握着【鹤翎枪】,【鹤翎枪】枪尖亮起幽幽光芒,沿着残破光甲损坏眼中的驾驶舱舱门边缘划过。

    徐柏岩一脚蹬在舱门上。

    砰,舱门重重抛飞。

    徐柏岩从容迈出驾驶舱,他的战斗服被鲜血染透,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,然而神情却是异常沉着平静。尤其是他的眼睛,没有一丝惊慌,甚至不见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林南胖胖的圆脸上露出羞愧之色,郝然道:“团长,是我的失误。”

    徐柏岩摇头:“怪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他朝实验室最深处走去,注意到地上有两具尸体,一瞥之后便收回目光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姚北寺看清尸体和倾覆的轮椅,脸色大变:“流沙爷爷!”

    流沙爷爷负责特殊装备中心,姚北寺去过几次,彼此很熟悉。

    流沙爷爷旁是一具有些矮胖的尸体,姚北寺也认得,是洪伯。不过他和洪伯没打过交道,只是认得而已,洪伯脾气不太好,但是和主任校长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姚北寺紧紧攥紧拳头,心中难过极了。

    林南叹息道:“我找到流沙和洪伯的时候,他们已经惨遭毒手,来不及救治。”

    前方的徐柏岩脚步未停,沉默片刻问:“杜北和凯瑟琳呢?”

    林南道:“他们应该在一起,当时太混乱了,估计被人潮冲散。”

    徐柏岩沉声道:“不能让他们出事,一定要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已经派人去找了。”林南连忙道:“安防系统被入侵,估计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徐柏岩脚步一滞:“安防系统被入侵?谁干的?”

    林南道:“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徐柏岩接着问:“敌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林南语气肯定,旋即解释:“虽然安防系统被入侵,但是我们的人还是发现有激烈的战斗发生。敌人使用了控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徐柏岩语气淡然,眼中却是浮起浓郁恍如实质的杀气。

    他走到实验室最里面的墙壁前,停下来问:“2号光甲可以用吗?”

    姚北寺微微躬身:“已经调试完毕,可以投入战斗!”

    墙壁轰隆隆缓缓升起,墙壁后灯光亮起,一架崭新的光甲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章节目录

龙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八节 撤退,龙城,笔趣阁并收藏龙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