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战况比往日更激烈,不断有光甲送修,奉仁光甲学院的维修车间内,每个修理坞矗立着损坏的光甲。许多光甲送到维修车间时,还冒着袅袅青烟,上面血迹干涸,有的还有断肢残臂。

    龙门吊轰隆滑动,垂下的一个个机械手臂,宛如章鱼怪。切割和焊接的刺目光芒不时照亮车间,浓重的机油味和焦糊味混杂在一起,弥漫整个车间。

    “锯开!把整个驾驶舱都锯开!修驾驶舱?*!不知道把整个驾驶舱换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喂,库房吗?4号装甲还有没有?我这里需要四块,不,六块!该死的!有两块有裂缝!马上送来!67号修理坞!”

    “喂,总调吗,142修理坞完工!自检?废话!老子干了这么多年,会不记得自检?别t话!赶紧喊人来把光甲开走!占老子的修理坞!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扯着嗓子吼,满脸汗水和油渍。

    林南在安德鲁的陪同下,巡查维修车间。

    安德鲁在旁边介绍工作进度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两天挺手忙脚乱,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嘛,学生老是想着炸学校,学校的维修部准备比较充分,实力雄厚,人员充足。再加上征调市民中辅修过维修类技能的人员,大家同仇敌忾,士气高涨。”

    林南莞尔:“感谢我们的同学!”

    安德鲁也跟着笑了,他现在对林主任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林南主任主持大局,指挥若定,绝对不会有眼前的光景。校长只管战斗的事情,其他所有事务全都压在林南主任身上。安德鲁跟过许多领导,唯独对林主任最为服气。

    林南忽然停下脚步,目光落在一位穿着维修服的中年男子身上,他快步上前:“老杜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正在维修光甲的杜北抬头,见是林南,起身笑道:“哎哟,林主任来视察工作了!”

    林南翻了个白眼:“那我要喊你杜董事?还是杜股东?”

    杜北呵呵一笑: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好歹也是小股东,这可是我唯一的财产,学校要是被海盗炸了,我以后就得去喝西北风!”

    林南看着杜北满是油污的双手,不由皱起眉头:“这不缺你一个。你做精密维修,靠手吃饭,这双手比什么都宝贵。”

    杜北叹口气:“比起人命来说,这双手算什么?能少死一个,总是少死一个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旋即笑道:“再说了,你们都冲杀在前,我只能在后面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好歹也是小股东,以后跟着你们享福就好。”

    林南沉默片刻,忽然上前,拥抱满身油渍的杜北,低声道: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杜北满是油污的双手举在半空,他有些意外,旋即笑道:“喂喂喂,不要对我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,我可不喜欢男人。”

    林南松开杜北,笑嘻嘻道:“那博士肯定要用扳手敲碎我的脑袋。今天周六,别忘了约会。”

    杜北满是书卷气的脸腾地红了:“我们就是在一起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林南嘿然:“是在一起还是喝一杯?每周都喝一杯,你们这喝得有点多啊,醉了没?可从来没喊上我们啊。兄,有花堪折直须折啊,我们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梅走了这么多年,博士是个坚强的女人,但是这些年也不容易,我相信梅泉下有知,也会祝福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杜北的肩膀,神情认真。

    杜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林南哈哈大笑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凯瑟琳坐在酒吧角落,酒吧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,大家脸上难掩疲惫。如今中心实施的物资配给制度,每天每个人的食物都是定量发放。

    装备中心的酒吧还营业,同样实施配给制,只有拥有权限的特殊人员才能进入,每天都有额度限制。

    凯瑟琳托着下巴,看着窗外匆忙的行人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她化了一个淡妆,唯独口红涂了她最喜欢的浓烈深红唇彩,灯光下娇艳的脸庞光彩照人。其他客人频频看着她,有人还过来搭讪,然后在凯瑟琳冷冰冰的目光下讪讪离开。

    当穿着维修服的杜北推开酒吧的大门,凯瑟琳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明亮,像夜晚的星辰。

    杜北扫了一眼酒吧,很快发现坐在角落窗前的凯瑟琳。

    凯瑟琳手腕支着下巴,歪着脑袋打量着杜北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杜北穿维修服满身油渍的模样,在她的印象中,杜北永远是那穿着毛衣,文静稳重的书生。

    杜北被凯瑟琳看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来得太着急,没来得及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那一刹那,昏暗酒吧所有的光都仿佛汇集在凯瑟琳脸上,娇媚横生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杜北看得呆住。

    凯瑟琳娇嗔道:“站着干嘛?快坐下啊!”

    心中却是暗自得意,不枉老娘出门化了个妆。她接着眉头一拧:“老林他们把你征调了?这帮家伙有点过分啊!”

    杜北连忙道:“我自己去的。大家都在拼命,我什么都干不了,也不好。再说了,多修好一架,说不定能少死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冷笑讥讽:“你倒是菩萨心肠。”

    杜北讪讪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之间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杜北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小心翼翼放在桌上,然后轻轻推到凯瑟琳面前。

    凯瑟琳没说话,她眨着大眼睛,歪着脑袋看着杜北。

    杜北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,变得像煮熟的虾,凯瑟琳很想笑,但是她强忍着笑意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杜北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,他想到林南的话,想到光甲上的血迹和断肢,他忽然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勇气:“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盯着杜北,冷不丁问:“定情信物?”

    刚刚冷静下来的杜北,脸刷地再次红了:“那个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继续盯着杜北:“你想追我啊?”

    杜北感觉凯瑟琳的反应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,有点慌乱,他深吸一口气:“是!我想了很久,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凯瑟琳一把揽过小盒子,一口答应:“好,我答应了!”

    杜北愣住。

    凯瑟琳双手紧紧抓住小盒子,扬起下巴,神情不善地看着杜北:“怎么?反悔了?”

    杜北连忙摇头:“没、没有!没有反悔!没有反悔!”

    “谅你也不敢!”凯瑟琳冷哼一声,接着爱不释手地摩挲着小盒,又是好奇又是期待地问:“哎,这是什么东西啊?我可以现在打开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这是我做的机械星图盒,你扭紧这个发条,它就会自己转动。所有的星系都会转。”

    “哇,真的会动啊!好好玩!不过你用上发条这么原始的动力来泡妞?啧,真是中年技术宅男,也就是我心慈手软。这些会发光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认识开始,去过的每个星球。”

    “哟,看不出来啊,你居然这么闷骚,早就惦记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?看看你这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!”

    “那个,凯瑟琳……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凯瑟琳脸庞微微一撇,接着继续沉浸在机械星图里:“哎,这个还有日期啊,这就是我们去过星球的时间?”

    “嗯,每个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啧,果然蓄谋良久!哎,怎么还有今天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刚刚加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是今天下定决心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是的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拒绝了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救了!还好我善良!茉莉一定是受到我的言传身教,才那么善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有不同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海盗退了,你有什么想干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必须有!我们去旅游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茉莉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她要上课!我多给她做些身体,让她能好好上课!龙城是个好老师!茉莉很喜欢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茉莉是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还是不要去太远的地方,万一茉莉上课太狠了,身体不够就麻烦了。唉,有娃了就是不一样,出去玩还得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平时不是茉莉在照顾你生活吗?”

    “喂,你会不会聊天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个角落,黄姝美直翻白眼,恨不得把手中的啤酒扔过去,砸死这对狗男女。好不容易从前线退下来休息片刻,她喝点酒冷静冷静,却被这对狗男女硬塞一堆狗粮。

    喂,杀人不过头点地,有完没完狗男女!

    要不是其中一个自己还得求着帮自己修光甲,她黄姝美今天就是遭天谴也一定要拆散这对鸳鸯。

    忍字心头一把刀,喝完啤酒去睡觉。

    终于,两人卿卿我我之后走出酒吧,大家的工作很多。酒吧门口,凯瑟琳闪电偷袭,杜北脸颊多了一记烈焰红唇。在凯瑟琳银铃般的笑声中,杜北落荒而逃,

    凯瑟琳露出得意顽皮的神情,转身欲走,然后看到黄姝美那张生无可恋的脸。

    凯瑟琳俏脸微红,她故作镇定挽了挽头发:“不要羡慕。”

    黄姝美咬牙切齿:“狗男女!”

    凯瑟琳打了个响指:“为了安慰你受伤的心灵,姐请你喝酒。这周配额都给你换啤酒!怎么样?够意思吧!”

    黄姝美立即换了表情,神情真挚:“姐姐你们真是太般配了,天作之合,神仙眷侣!”

    凯瑟琳紧紧握着小盒子,展颜一笑,如花盛开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她不知道想到什么,微微有些失神,眼泪悄然无声流下来。

章节目录

龙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节 杜北的礼物,龙城,笔趣阁并收藏龙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