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架老爷光甲没有走!

    姚远心中狂喜,绝望之中看到一抹曙光,他心中突然莫名有了一丝底气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去思考为什么自己的心态会发生如此变化。

    机会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白色九皋就像一头凶猛的大鸟,突然扑到头颅破碎的大盾上,趁着对方雷达受到影响的瞬间,鹤翎枪从肋部刺入驾驶舱。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。

    九皋左手抓住盾面的边缘,骤然发力,他就像一阵风掠过失去被洞穿的海盗光甲。

    恰好抄住透背而出的鹤翎枪。

    和他在街道击杀那架海盗光甲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九皋仿若一道白色闪电,斜斜刺入冲来海盗光甲之中。他切入的角度非常巧妙,背后的海盗光甲需要转身,面前的光甲无*击角度和攻击距离,他都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故,令海盗们猝不及防,一时间陷入短暂的混乱。

    在关键机会来临的时刻,姚远展现出优秀师士的天赋,打出一番令人叫绝的操作。

    2秒,九皋进行18次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。在狭小空间内,完成7次连续变向,堪称身形鬼魅。

    手起枪落,洞穿三架光甲!

    姚远吸取之前的教训,始终紧贴着海盗光甲,不给远处海盗远程光甲机会。他就像附骨之疽,又像一片雪亮的薄刃,贴着肉翻滚切削。

    不断有海盗光甲坠落,发生剧烈爆炸。

    远火驾驶舱内,茉莉瞪大眼珠子: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龙城:“好光甲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,驾驶远火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路上,茉莉问:“老师,你说姚北寺能活下来吗?”

    龙城回答斩钉截铁:“能。”

    茉莉很少听到老师用这么肯定的语气,不由好奇地问:“老师对姚北寺那么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龙城:“我对那架光甲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茉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冲出福利区,他们没有再遇到任何海盗,很快抵达码头。

    码头一片混乱场景,不断有飞船匆匆掉头,起飞逃离这片战争之地。而没有离开的飞船,纷纷把炮管展露出来,光甲全副武装,在附近飞船巡逻警戒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远火这架没有装甲线路*在外的老爷光甲,纷纷哈哈大笑,没人阻拦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运输船,茉莉从拥挤不堪的驾驶舱内钻出来,连续伸了几个懒腰,在里面可差点没把她憋坏了。

    “哎,老师,费米和神刀好像要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电他们。”

    时间争分夺秒,龙城不想在和他们身上浪费时间,他选择了最简单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茉莉露出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运输船顺利起飞,立即朝兴海农场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通讯视频前,高瘦男子正在低声向聂继虎汇报情况。身后的阿怒满脸羞愧,等待家主的责罚。

    “阿怒,家主唤你。”

    阿怒低头上前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主。家主对他委以重任,他却把事情搞砸了,小姐受伤,还动用家族的紧急求援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阿怒!”

    家主浑厚的声音传来,阿怒不由抬起头。全息影像里,家主那熟悉的圆脸映入他的视野,下一刻,他眼睛里水雾升起。

    “好了,男子汉大丈夫,哭哭啼啼像什么样?咱们聂家出来的不兴这样!”

    聂继虎名字威武霸气,长相却非常普通,圆脸小眼睛,厚嘴唇,看上去就像随处可见的小商贩。然而就是这个看上去没有半点霸气的男子,却掌管着整个岄森星系最强的武装力量。

    聂继虎神情一板:“现在,你们分两个人,守在小茹身边。其他人,马上去支援徐校长和荒木公子。去把这小股海盗剿灭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聂继虎关闭通讯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岄星?

    为什么是小茹?

    这股海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近二十年,联盟的治安日趋恶化,灰山联邦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最直接的原因便是联盟政府财政越来越糟糕。聂继虎掌管岄森星系警备司多年,感受深刻,警备司收到的财政拨款连年下降。

    财政的恶化不是今年才开始,六年前多个星系出现大规模裁员潮,当时引起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精英师士大量流失,光甲得不到更换,直接的影响便是太空海盗日益猖獗。

    那些繁荣的星际航道情况要好一些,大集团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受损,都会出资赞助当地政府,有的时候还会把自己的光甲团拉出去巡视一番,因此一般的海盗都不敢去碰。

    偏僻的星系和航道,情况则糟糕得多,劫掠之事时有发生,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。在警备系统内部的通报中,能够看到太空海盗有规模化组织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大为警惕的聂继虎,这些年来对岄森星系出没的海盗从来都是重拳出击,绝不姑息。

    在他治理下,岄森星系的治安非常不错,很久没有发现成股海盗出没。

    这股海盗来得凶猛,也来得蹊跷。

    很少有海盗会进攻星球,因为城市有防御系统,一旦陷入阵地战,海盗来去如风的优势就丧失殆尽。

    海盗最喜欢的是劫掠商船,油水丰厚而且危险小。即使商船没有什么值钱的货物,也可以勒索赎金。

    这股海盗居然去进攻西奉市?难道西奉市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?

    而且盯上他聂继虎的女儿,显然是有备而来,所图甚大。

    聂继虎定了定心神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暂时不去想那么多,先解决眼下岄星的局面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海盗闹得这么大,对他而言未必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他掌管岄森星系长达二十年,但是对于本土大族来说,还是根基甚浅。他们虽然不给他使绊子,但是始终和聂家十分疏离,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有多人通讯呼入。

    看清呼入者,聂继虎不由笑了,下一刻笑容消失,神情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接通呼叫,面前弹出两道光幕,赫然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“聂总司!”

    “聂总司!”

    两人分别向聂继虎致意。

    聂继虎也温声客气道:“禹家主,黄家主。”

    光幕上看上去颇有几分书卷气的中年男子,便是禹家家主禹明希。而看上去气质干练神情冷淡的中年女子,则是黄家家主黄雯。

    禹、黄两家都是本地大族,他们的先祖在岄森星系刚被发现时便迁徙而来,在此成家立业,开枝散叶,是岄森星系根基最深厚的两个家族。

    禹家垄断了岄森星系六成以上的物流和大卖场,黄家涉足的领域更广,矿业、农甲制造、农业等等,均有涉猎。

    黄雯关切地问:“听闻小茹遇到海盗袭击受伤了?现在情况可还好?”

    聂继虎道:“多洗黄家主关心,小茹已经脱离危险,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黄雯语气一转:“海盗如此猖狂肆虐,不知聂总司准备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禹明希也露出关切之色。

    聂继虎神情严肃:“两位家主请放心,我已经向岄森军团发出支援请求。海盗声势浩大,来势汹汹,只有军方出动,方能与之一战。我已经勒令在岄星的属下,坚决支援当地警局,抵抗海盗。”

    黄雯冷笑,语气变得锐利起来:“岄森军团?岄森军团能干什么?一个乙等军团,荒废成什么样,聂总司比我们更清楚吧?”

    岄森星系是一个小星系,位置又偏僻,没有接壤的敌人,是名副其实的非战略要地,因此只有一个灰山联邦下属的乙等军团驻守。

    由于常年军备荒废,纪律松散,岄森军团在地方上的名声极差。

    联盟的军团也分三六九等。

    最强大的是联盟直属的中央军团,有多达七位超级师士坐镇,阵容豪华。

    次一级的是联盟的前进、胜利、光荣三大主力军团,联盟情报局下属的特别行动光甲团,皆是正副军团长两位超级师士坐镇。

    再次一级的便是各地方联邦主力军团,军团皆以当地联邦名来命名,灰山、星落、黎明、远川、北凛、蓝昊、贺黛七大军团,各军团长皆是超级师士。

    再往下,便是各地方联邦直属甲等军团,负责驻守联邦内部重要的战略要地。

    邦属乙等兵团,则负责驻守一些不太重要的区域。

    邦属甲等、乙等军团的各项支出费用,均由各联邦自己承担,联盟并不拨款。各地方联邦的财政吃紧,有限的款项都偏向主力军团和甲等军团,它们驻守之处,都是各联邦的赋税要地,自然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乙等军团的处境就没那么好,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。没有钱没有升职空间,招不到优秀的师士,到后来甚至招不到合格的师士。没钱,军备荒废老旧,无法更新换代。

    师士的素质不断下降,军团现役的师士,也看不到希望,大家都懒得操练,天天喝酒赌博,混日子等退役。

    甚至上下勾结,倒卖光甲装备的事件都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恶性循环,愈发糜烂。

    听到聂继虎说起岄森军团,两人脸上皆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聂继虎露出为难之色:“可是我一个小小的警备司,管管流盗还行,这样大规模的海盗,徒呼奈何!”

    禹明希此时开口:“我等岂会坐视聂总司孤身作战?我们各家皆会派出精锐,跟随聂总司一起行动,肃清海盗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语气一转:“聂总司为了岄森,殚精竭虑,呕心沥血,我等看在眼里,内心十分感动。十二月是每年岄森会议,不知聂总司是否有空?大家坐下来商量一下,岄森星系未来的发展规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家主相邀!能够列席岄森会议,是在下的荣幸,一定前往!”

    聂继虎慨然道:“两位家主如此抬爱,继虎惭愧。请两位家主放心,维护岄森的和平,是警备司最核心的职责,警备司上下,对所有海盗绝不姑息!这次,在下亲自带队!”

章节目录

龙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一节 聂继虎,龙城,笔趣阁并收藏龙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