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处街头,一位银发少女不耐烦地嘟囔着什么,在她身旁,红头发的少年挠头神情无奈。

    茉莉很快检索出两人的信息:“女生叫聂小茹,男生叫阿怒,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。和老师你一样,都是今年的新生哦。”

    龙城恍然,难怪觉得有些眼熟,但是仔细想了想,没有什么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看来两人的装备比较普通,龙城顿时失去兴趣。

    他正欲转过目光,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两人不远处的身影,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茉莉很敏锐:“老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跟踪他们。”

    龙城收回目光,神色平静,他不喜欢多管闲事。聂小茹和阿怒身后,有几人目光不时瞥向两人,他们彼此散开错落,这是包围的前兆。

    茉莉大吃一惊,瞪大眼睛兴奋道:“跟踪?仇杀?情杀?还是有什么惊天大阴谋?”

    费米犹豫道:“真的不管吗?袖手旁观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龙城来自灵魂的拷问,顿时让费米哑口无言。他看了看自己的刚刚修复完成的手掌,默默地放下来。

    自从退役之后,他越来越少驾驶光甲。在安防中心的工作,只需要在室内完成布置即可,日常训练也早就荒废,他日益失控的身材是最好的见证。

    最近开始重拾训练,他能感受到身体的滞涩和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其实他内心也觉得训练没啥用,他又不是龙城。

    他没什么天赋,打过几场小仗,也没啥突出的表现。退役之后,训练荒废,也早就过了黄金年龄,训练还有啥用?

    可是龙城拿出《导引九式》,他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这玩意太珍贵!

    练就连吧,他这么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好吧,费米承认自己只是有些怀念。怀念那段战火岁月,怀念曾经队长只要高喊“冲”,他就像一只饥饿的猛虎,嗷嗷冲向敌人的青春岁月。

    老了吗?据说衰老的征兆就是开始怀念青春。

    自助医疗中心,除了能够提供自助医疗服务,还售卖一些简单的食物。费米到自助咖啡机前买了两杯咖啡,其中一杯足足加了六块方糖,又买了一杯果汁。

    甜咖啡给龙城,果汁给茉莉。

    龙城非常喜欢吃甜食,非常甜的甜食,无论任何饮料,只有一个要求,甜。

    茉莉不喜欢咖啡,她只喝果汁。新人类会吃苹果喝果汁,费米很惊诧,他问茉莉不是有能量核心吗?遭到茉莉的白眼,反问咖啡能提供能量吗?都是人类凭什么不让她喝果汁?把费米说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费米喝上一口热咖啡,感受着苦涩在唇舌间泛开。忽然想到一句话,幼稚之人最喜欢甜,成熟之人方能品味苦涩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费米自我感觉顿时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对面街头,丢掉可笑的正义感,如释重负的费米看着热闹。那些散落在聂小茹和阿怒身后的大汉,开始向两人包围,聂小茹和阿怒察觉异常。

    费米饶有兴趣问:“谁的赢面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茉莉捧着果汁有些跃跃欲试,她忍不住问:“老师,我们真的不出去打……买苹果?”

    龙城没有理会她。

    费米诧异地转过脸:“又买苹果?”

    茉莉睁大眼睛,表情认真:“买点苹果回去,学校的苹果那么贵!”

    费米点头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苹果堪称实验室消耗最快的物资,龙城啃起苹果速度惊人。装备中心的苹果,价格是外面的好几倍。费米在认真思考,运输飞船就停在码头,可以多买一些带回去。

    正在逛街的聂小茹和阿怒察觉到不对劲,周围几人神色不善地围上来。

    阿怒没有迟疑,率先做出反应,一把抓起身旁聂小茹的手臂,猛地发力朝前方掷出去。

    聂小茹的身体刷地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手出乎大汉们的意料,有人高喊:“抓住她!”

    他们分出两波,其中一波朝被扔出去的聂小茹冲去,另一波人则朝红头发的阿怒扑去。

    阿怒咧嘴一笑,也不逃跑,液态金属机器人覆盖全身,一杆长矛在他手中生长成形。矛身一抖,迎头便刺,这一刺果决异常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,毫不费力刺入最近男子胸膛,矛尖带着一蓬鲜血透背而出。

    杀人?

    刘叔叮嘱过他,在外面遇到危险,不要手软,出了事家里兜着。

    被扔出去的聂小茹在空中翻滚,转眼间液态金属机器人爬满全身,化作一副朋克风格的黑色战甲。背后黑色双翼张开,手中多了两把高能手枪,调转身形面追击者,宛如地狱而来的恶魔。

    光弹如同雨点般没入人群,溅起一朵朵娇艳的血花。

    追踪者立即倒下一片,现场被哀嚎声笼罩。

    聂小茹没有畏惧,反而很兴奋。她五岁开始玩枪,枪法极其精准毒辣,无一落空。

    一身鲜红战甲的阿怒手持长矛,如同猛虎入羊群,他打法极其凶悍骁勇。几乎从不闪避,正面硬上,哪怕受伤也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聂小茹就像一只灵巧的蝴蝶,围绕在阿怒身边翩翩起舞,不断发射致命的光弹。

    茉莉瞪大眼睛,惊叹道: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费米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:“现在的新生都这么猛吗?”

    刚才自己居然还想着去帮忙?费米忽然有些同情自己。

    龙城安静地观看整个战斗过程,内心触动。连续几场战斗,都有液态金属机器人出现,他体会深刻。

    在光甲面前,液态金属机器人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可没有人能够永远生活在光甲里,而在这些时候,没有比液态金属机器人更好的选择。它可以提供防御,可以变幻成近战武器,可以变成羽翼,可以提供丰富的战术选择。

    训练营没有相关训练,龙城觉得应该是成本问题,液态金属机器人的价格不便宜。

    可能之前的训练营等阶太低,奉仁这样的高阶训练营才会涉及到这类内容吧。

    忽然,天空飞舞的聂小茹就像被什么东西撞到,带着一蓬鲜血横飞出去,砸在一座大楼外墙,随即朝地面坠落。

    龙城眼角一跳:“有光甲!”

    聂小茹歪歪扭扭坠落,眼看就要砸在地上,她勉强稳住身形。她现在的模样凄惨无比,半边身子的战甲粉碎,左腹出现一个硕大的血窟窿,鲜血沿着她的大腿蜿蜒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那是光甲动能武器才能造成的伤害,有光甲埋伏在暗处!

    她脸色煞白,没有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阿怒怒吼一声,脚踏地面,带起残影如同一阵风出现在聂小茹身旁,一把抄起聂小茹拔腿狂奔。

    任何一座城市都严禁在市内驾驶光甲,光甲一旦发生冲突,会对城市造成巨大的破坏,引起大规模伤亡。所以市区内飞船和光甲都不得入内,飞船需要停靠在市区外码头。

    光甲进入市区是严重的犯罪,是各地政府严厉打击的重点目标。

    动用光甲武器,立即被城市防御系统监测到,自动拉响警报,凄厉的警报声在城市的上空回荡。

    然而西奉市市民们反应很平淡。

    自从奉仁换了校长,学院换了经营思路,招收的学生购买力变强了,但是脾气那是一个比一个差。

    在学院天天打架,出了学校不打?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根据统计,这三年来,每年西奉市拉响警报次数都不少于六十次。去掉假期,奉仁每年上课八个月,而每个月有两天的假期,总共十六天的假期。平均下来,也就是奉仁学生平时放假期间,每天西奉市要响起四次左右的警报。

    就连当地的警察局,都无动于衷,无人出警。

    这些学生的光甲比他们好太多,出警也是吃瘪,打不过太丢人。就算抓住,除了罚点款什么也做不了。这些学生们背景深厚,不是他们这些小警察能得罪得起。罚款?少爷小姐们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打坏了什么赔钱的事情,学生们也不会赖账,久而久之,当地居民不怎么害怕,更多的是看热闹。

    龙城三人也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很快发现没办法看热闹,他们所处的自助治疗中心位于这条街的尽头,丁字路口的交叉位置。

    阿怒抱着聂小茹正在朝他们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龙城忽然瞥见远处街道尽头露出一架光甲半边身子,强烈的危险感从心头升起。来不及出声提醒,他出手如电,一只手抓住费米的手臂,一只手抓住茉莉的脖子,拧腰转身,猛地朝一旁扑去。

    费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,龙城抓住的是他刚刚治疗过的手臂。

    茉莉表情呆滞凝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趴下来,之前他们看热闹的位置爆炸。

    龙城顾不上挟着尘土的气浪,拽着两人一下窜出去,腾空而起。半空中松手、转身、换手一气呵成,他也从面对墙壁变成背对墙壁。

    背脊弓起,好似重锤砸在墙壁。

    轰隆,厚实的墙壁直接被他撞垮了大半,尘土飞扬中他一拖二,如利箭般冲出。

    闪身躲进岔道,抱着聂小茹狂奔的阿怒被身旁突然炸开的墙壁惊到,当他扭脸看清尘土中冲出来的人,不由瞪大眼睛,脱口而出:“龙城!”

    龙城看了阿怒一眼,收回目光,不认识。

    一声不吭,脚下猛地发力,拽着茉莉和费米,就像超车般,倏地冲到阿怒的前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谁在后面谁是靶子。

    阿怒立即明白龙城的意图,咬牙切齿:“卑鄙!*!”

    龙城眼角回瞥了一下,不说话,脚下速度更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阿怒气得满头红发全都竖起来,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,他咬牙拼命加快速度,和龙城的距离一点点拉近。

    一架光甲出现在他们身后街道路口,炮口赫然指向他们。

章节目录

龙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方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九节 街头杀机,龙城,笔趣阁并收藏龙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